Wednesday, December 14, 2011

前纽约时报著名记者赵岩老师循循善诱教我写第一流文章

“放你二奶的臭屁”,“老子不跟你玩了”,“给脸不要脸”,“疯子无赖”,“疯狗”,“小蜜”,“二奶”,“想钱想疯了”,“玩去吧”,“搅屎棍子”,“弱女子叫阵”,“是个连个村官都扳不倒的弱女子”,等等,这些肮脏得不能再肮脏的字眼,都是前纽约时报记者赵岩先生几乎每天都对我进行侮辱的脏话,那些下流得不能再下流的庸俗亲昵称呼,也都是赵岩频繁送给我的雅号和昵称。

我连续质问赵岩,已经有三五天了,却不见赵岩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这几天似乎就是失踪了,看不到他在博讯网上发表那种具有纽约时报独特风格的赵岩文章了。

赵岩是迷途知返改邪归正了,还是同他的团伙成员、国际刑警通缉的重犯邱耿敏一道遁为草寇了?我不得而知。但我愿将此文献给赵岩先生,呼唤赵岩先生重出江湖。赵岩先生,您的老朋友唐宇华虽然不幸被捕,甚或为党国杀身成仁,但您大可不必兔死狐悲,不可唇亡齿寒。您跟你的马仔邱耿敏不同,现在还没有人通缉你嘛,而他是被国际刑警通缉的要犯。您完全没有必要从此就淡出江湖,甚或就同邱耿敏一道遁为草寇嘛。请相信,长江后浪推前浪,你们的事业还将后继有人。

----------------
2011年6月29日,我来到美国。没过几天,我就很荣幸地结识了“著名的前纽约时报记者”赵岩先生。赵岩随后多次要我拜他为师,说要教我写出世界一流的、具有纽约时报水准的文章。我这里写出一些赵岩先生循循善诱教我写文章的、呕心沥血帮我改文章的故事。

记得第一次见到赵岩是在2011年7月11日。那天下午将近两点时,我依旧来到联合国驻纽约总部进行示威,抗议中共政权强拆我家房产以及对我长达两年的迫害。我一到那里,就见到了赵岩、邱耿敏、以及程长河等人。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们三位,我也从未听说过他们。

赵岩一见到我,便立即问:“知道我是谁吗?”我实在是不知道在哪里曾见过他,便不知所措地直摇头。

赵岩紧接着又问我:“听说过纽约时报著名记者赵岩吗?”我更加窘迫了,我告诉他,我真的不知道谁是赵岩。

赵岩立即将我领到一个有三米多长的条幅面前去看。我只见那条幅上署名:“前 New York Times 记者 Yan Zhao”。 看到这中文英文混合的署名,我只是注意到了英文。我立即感到很兴奋,想必是有纽约时报记者要来采访我们,我还没有接受过纽约时报英文记者的采访哪。我立即问赵岩:“这个纽约时报记者在哪里?要采访我们吗?”

赵岩听我这样问,立即拍拍自己的胸脯,十分自豪地说:“你可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哪!我就是大名鼎鼎的赵岩啊。”

看到我惊诧的表情,赵岩又做了一番自我介绍,说他就是著名的纽约时报记者,是维权专家,是中国问题专家,还是中国第一影评家,等等,一大堆头衔,而且都要冠以“著名”或者是“第一”。我望着这位“著名的纽约时报记者”,心中还在琢磨着这“著名”二字是修饰“纽约时报”的定语呢,还是修饰“记者”的定语。稍一琢磨,立即感觉到那肯定是用来修饰“记者”的,纽约时报还用的着用著名两字来形容吗?那不是太降低纽约时报的著名程度了吗?顿时,我心中对这位著名记者肃然起敬,眼前的赵岩变得越来越高大,我顿时感到他象一座泰山,而我是多么多么地渺小。

赵岩这时又将一位头发蓬乱、看似无家可归者拉到我面前,“知道这位是谁吗?”

“这是新来的强拆上访人员吧?”我想当然地以为那位是跟我们一样的拆迁户,不是拆迁户,谁来这联合国上访告状啊?我想当然地以为。

“你看看,你看看,”赵岩一边摇头,一边用手指不屑地指着我,“你又是有眼无珠了不是?”

“那他是?”我真的很窘迫,想来这里是藏龙卧虎之地了。

“听说过孔灵犀没有?”赵岩问我。

“没有,”我摇摇头,“真的没有。”

“那你听说过奥巴马吧?”赵岩又问我。

“那是当然,美国总统嘛,连小孩子都知道。”

“那我告诉你,”赵岩这时一字一顿地说,“而孔灵犀就是,”

“孔灵犀是奥巴马的亲戚?”我瞪大了眼睛问。

“哪里,不是亲戚,可他比亲戚还要亲。”赵岩故弄玄虚。

“那到底是什么人?”我更加好奇了。

“我告诉你吧,”赵岩终于要告诉我谜底了,“孔灵犀是奥巴马总统在哥伦比亚大学的小校友。”

“哎哟,”我这才恍然大悟,我立即拉住那位头发蓬乱的老者,“原来您就是孔灵犀,是奥巴马的同学呀,失敬失敬。”我真是懊悔刚才将这位其貌不扬的老者当成是丐帮帮主了。

“他不是孔灵犀,”赵岩立即纠正我,“他是孔灵犀的父亲。比孔灵犀要高一辈(倍)”。

“是吗?”我顿时又一次肃然起敬,“那孔灵犀在哪里呀?”

赵岩随后还介绍说,孔灵犀的父亲是半个上海人,家传四代中国大法官,父亲的父亲当年是蒋介石总统手下民国大法官,祖上留下黄金万两(两斗)在台湾,说他正在帮助孔灵犀父亲一家到台湾讨回万两黄金,等等。

后来,过了很多天,我才知道孔灵犀的父亲叫程长河。又过了几个月,也就是11月底,看了《博讯》的一些赵岩文章,又知道程长河又改名叫“洪代言”了。

太让我震撼了!这一天的示威,简直让我领教了什么叫卧虎藏龙!

过两天,也就是7月13日,我就见到赵岩发表在《博讯》上的大作,题目就是“江泽民的上海交大小校友、企业家邱耿敏也成了联合国上访者”,还配发了我们的许多照片,见下面的图片:


我看到这篇文章,顿时感觉赵岩的文章同当天所发生的实际事实相去甚远。明明是他自己说自己是“著名的纽约时报记者”,可在文章里就变成是我说他是“纽约时报记者赵岩”。这也太张冠李戴了嘛。再说了,我跟江泽民相差两代人,八杆子打不着。可赵岩的文章标题中却非要生拉硬扯,将我跟江泽民放在一起,说我是他的小校友。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呀!

我立即打电话询问赵岩,说我不曾讲过这样的话。但赵岩告诉我说,这就是纽约时报记者跟你们这些业余写手的区别了。还说往后教我写文章,让我将我写的文章都要先发给他来修改润色,那就能肯定发在《博讯》头条,甚至能让纽约时报发表。

从此,我将我每天写的上访日记都按照赵岩的要求,先发给赵岩去修改润色。下面就是我在7月20日发给赵岩的一篇文章,我先发给赵岩,赵岩修改后再寄给我,为了赶稿,我没来得及细看,就发给博讯发表。博讯发稿后,我赫然发现,稿件中出现这样一句“美国总统哥伦比亚大学的校友孔灵犀的父亲”。啊,这是赵岩的杰作,那真是神来之笔,是画龙点睛之笔!我从此对赵岩刮目相看!

此后,赵岩不断地告诉我,写文章重点是要学会使用定语修饰词。我并不辩驳,我从此知道赵岩文章的特点,那就是定语修饰词,有时这样的修饰定语可以有一大长串,一句话能有几百字。因而也形成了赵岩老师独具的风格,那就是长句拗口,一句话令人无法一口气读完。自此,我一看《博讯》文章,就能断定哪些是出自赵岩的手笔,即便他一天能变换几个笔名。此后,我就常常问心无愧地给自己加了几个赵岩风格的头衔:赵岩文风第一研究员、著名的纽约时报记者鉴别家!

但是,非常遗憾,我从2011年8月3日开始,就不再同赵岩有来往,也不再让赵岩帮我改文章了。但无论如何,对赵岩帮我改过的几篇文章,我还是由衷地感谢。



前纽约时报著名记者赵岩老师的关门弟子、
中国前国家主席江泽民在上海交大的小校友、
中国八零后偶像韩寒的第一粉丝、
美国总统奥巴马的著名候选女选民、
中国伟大母亲曾国娟的唯一女儿、
中国前警察赵岩文风第一教授级研究员、
著名的纽约时报记者鉴别家、......
曾霞敏著

2011年12月13日于美国纽约

写完该文后,又重新看了一遍,令我自己不堪回首细读。每当我看到赵岩在我文章中加入的那神来之笔,我就羞愧,羞愧得令我无地自容。想起我本人曾经不幸被前纽约时报著名记者赵岩老师强收为弟子、学生、助理,而今,我又一次写出一篇这种赵氏风格的文章,令我汗颜!Shame on myself!

我的这篇文章发表后,立即有人说我太夸张了,夸张得无法让人相信。有人还特别指出我下面的这句话是太夸张了:“有时这样的修饰定语可以有一大长串,一句话能有几百字。”有人说一句话能有几百字是根本不肯能的,让我拿出赵岩这样的文章来,否则,那就是我造谣。看来,我还真得给出证据了。但是,还真不用我给出,赵岩在看到我的这篇文章之后,就立即以李朝阳的笔名在《博讯》和《参与》上发表一篇新文章,这文章开篇第一句话就是:

2011年12月14日纽约消息,刚刚被纽约检方起诉过的在法拉盛曾横行一时,并数十次的暴打法轮功学员和著名的茉莉花革命行动发起者孔灵犀的父亲程长河先生的天津来美人士李华红,昨天又再次攻击路过法拉盛缅街的湖北武汉人士----程长河先生。

我耐心地用电脑软件数了一下,这句话包含有116个汉字或阿拉伯字符!至于这一句话中究竟有多少修饰定语,那是任何电脑软件都无法数得清的,我就无论如何也是数不清了。

下面是赵岩的这篇新文章,这篇文章至少证明赵岩先生还没有隐退《博讯》,更没有淡出江湖。我的喊话还是起些作用地。


1 comment: